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
个人资料
逍遥行者读书
逍遥行者读书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6,267
  • 关注人气:3,0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
正文 字体大小:

马壕、场院的故事(787)

(2011-04-08 15:35:50)
标签:

回忆童年

马壕场院

校园

分类: 求知成长路上

马壕、场院的故事(787)
第787篇:回忆童年马壕、场院的故事

逍遥行者

2011年4月8日

    有人曾说,每个人都有一种恋恋难舍的怀旧情结。特别是人过中年之后,总喜欢回忆一下过去的时光,尤其是自己美好而多彩的童年。对于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的农村朋友,一定有清晰的关于马壕与场院回忆。马壕与场院是过去那种生产队大集体生活的一个缩影,也凝结着我对那段农村生活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我刚开始记事的时候,农村的生产力水平还比较落后,人们还过着生产队大集体的生活,基本上还是依靠人力和畜力来种植和收获庄稼。村子里划分了20个生产小队,每个小队在村子附近的空旷地带划了一个区域,有十几个农户的院子那么大,周围打上围墙,留下一个大门口,这就是生产队的场院,专用来为收打小麦等庄稼用的。在场院的北侧建上一排房子,作为生产队存放农具和物资的仓库。并建有一排与库房相连的棚子,这就是用来专门喂养牛马驴骡等牲口的马壕。那时每个村子的附近都有一个个相连的大场院,成为每个村子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小时候学校里的学习很松,每天下午太阳老高就放了学。那时候的我们非常贪玩,马壕、场院自然成了我们经常光顾的地方。我们在场院里爬树、掏鸟窝、捉迷藏、放风筝、做游戏、学骑自行车,等等。一到下午放学和周末节假日时间,这里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和乐园,也做了很大值得回忆的趣事。

    爷爷曾经在马壕里喂过一段时间的牲口。傍晚社员们收工回到场院里,把牲口拴在马壕里,爷爷便在食槽里倒上饲料(一般都是用铡刀铡的玉米桔或高粱桔等),搀上点玉米面、地瓜干面等,用水一拌,牲口们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记得印象最深的趣事是到牲口的食槽里偷豆粒吃。遇到农忙时节,爷爷就要给牲口加些营养,即煮上些大豆,添在饲料里喂给牲口。那煮熟的大豆粒带着咸咸的味道,味道非常美。有时我到马壕里去玩,遇到煮大豆,爷爷有时也给我一小把解解馋。可是对于零食奇缺、又非常贪嘴的小孩子们来说,你不知道那些喂给牲口的豆粒有多大的诱惑力!如果再央求爷爷给一点,往往会招致一顿斥责。于是我常常在傍晚爷爷喂了牲口之后,偷偷地钻到食槽边,到食槽里抢牲口的豆粒吃,如果让爷爷逮住了,轻则受到斥骂,重则会遭到拧耳朵。

    夏天来到了,树上的知了也唱起了歌。有聪明的小伙伴便用马尾丝拴在竹竿上去套知了。竹竿好找,可是马尾丝从哪儿来?只能从马尾巴上去采。为了不让爷爷发觉,在他睡午觉的时候,我和几个大胆的小伙伴们便偷偷地来到马壕里,伺机从马尾巴上采马尾丝。有时不小心会挨上马子一脚,却常常踢不到我们。马尾丝采了不少,拴在竹竿上,却没有套到知了。后来只好改用竹竿上拴小塑料袋子,有时一个下午的时间,能套上一小袋子。

    一年中,场院里最忙的时候是在麦收时节。每年在麦梢发黄的时候,人们开始在场院里整理打麦场了,先把院子整平,再盖上麦穰,洒上水,用牲口拉上碌碡,一遍一遍地在上面碾和压,叫做“碾场”。场院碾好之后,便可以在上面存放收获的小麦了。

   小麦收获之后,人们把它运到场院里,堆在中间。麦子运回了场院,农村妇女们便可以梳麦桔了。她们在场院的边上划上一个个小区域,支上一个麦桔梳,拆开麦子捆,像梳长头发一样梳好一把把的麦子桔,用镰刀割下麦穗头,再将麦桔捆起来。有时白天上地干活,晚上挑灯梳麦桔,忙上十几天,累得腰酸腿疼。这样忙上一个麦期,有的妇女梳下的麦桔能堆成一座小山。麦桔有很多用途,可用作屯屋顶的原料,可以用上五六年;麦桔可以打成苫子,用来遮盖各种东西防雨;还有人用巧手编成各种供人欣赏和使用的器具。

    小麦运到场院里,人们把麦捆拆开,在场院里晾晒上七八天,再加上梳麦桔割下的麦穗头,便可以打场了,用几头牲口拉上大碌碡,在烈日下来回碾压,这样压上几天之后,便挑出麦穰,再扬出麦糠,最后剩下丰收后的小麦。余下的麦穰可以用来拓积(“积”是一种建房或垒墙的原料,用土加上麦糠,加水拌好,用木框拓成),麦糠可以来喂牲口。那时,由于生产水平极为低下,人们忙上一个麦季,打下的小麦却非常少,每个人只能分到几十斤。于是能吃到白粉做的面食,也成了大人孩子们的奢望。直到后来出现了脱粒机之后,才结束了牲口拉碌碡打场的历史。

    到了麦季,也是孩子们最欢乐的时候。我们在老师们的组织下,到坡里参加拾麦劳动。最盼望的是生产队或老师能奖励我们本子、铅笔和图画书什么的,有时也奖励我们仁丹丸(一种防中暑的红色药丸)。晚上经常帮助母亲梳麦桔,拉麦捆。常常不到上半夜,就钻到草堆里睡去了。

    马壕、场院的故事已经过去了30多年,那些艰苦而劳累的生活也成了一段美好的记忆。马壕、场院、碌碡、麦桔、牲口等,相继淡出了人们的生活,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现在已经很难享受到那时生活的乐趣和打麦场的热闹的场面了。

    朋友,你是否也有过童年如此美好的回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