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敌一锅端,罗瑞卿与傅作义如何

澳门威斯尼斯人手机版

1946 年6 月28 日,延安。

1964年1月11日,《解放军报》发表一篇回忆平津战役的文章,题为《围而不攻》。文中涉及
,用语有些尖刻,显得对傅不够尊重。
读后,认为这不利于统一战线。他把秘书叫来说:「这篇文章很不策略。
现在是我们政府的部长、国防委员会的副主席,这样去挖他的老底,他会认为团结他不是真诚的。事情已经过去15年了,有什么必要去触他的痛处呢?当然,这是历史事实,讲到这段历史时会提到他。《毛选》第四卷的注释是全面叙述了他的起义过程的,这篇只写了一面,什么『赖以起家的心腹』『王牌中的王牌』『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等等。这样只会使他受刺激。这不仅是傅的问题,要与祖国和平统一联系起来看。对其他起义将领如程潜、董其武、陈明仁、陶峙岳,也要注意这个问题。」
让秘书把他的意见转告《解放军报》。13日,秘书邓汀向总政转达了 的意见。
1981年,解放军出版社编辑朱冬生在档案袋中看到了罗瑞卿1964年电话指示的记录稿,随后于3月间去请教时任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的姜思毅。姜1964年时是总政宣传部副部长,曾经看过罗瑞卿的电话指示稿。事情虽然过去17年,但姜思毅对此仍然记忆犹新。他对朱冬生说:「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罗瑞卿同志能站在党的统一战线的高度,客观地看待历史,对
、陶峙岳、刘文辉等起义将领予以公正的评价和政治上刻意的保护,是不容易的。」
■晋察冀解放军初战告负,傅作义部成为劲敌
罗瑞卿说这番话之所以不容易,不仅因为傅作义是中共重要的团结对象,还因为傅是他在战场上的老对手。
事情要从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说起。
当时,罗瑞卿奉命撤出北平军调部返回晋察冀解放区。随后,毛泽东让他搭乘美军飞机到延安,并向他提出:晋察冀军区应首先出击平汉路,消灭一些弱敌,扫除敌一些据点,以和冀中解放区连成一片。
当罗瑞卿还在返回途中时,7月24日,聂荣臻致电中央军委:「如对大同城、平汉路、正太路同时动作,则不可能集中兵力,故建议:第一步先攻取大同……首先消灭应县、怀仁两点之敌……第二步待大同攻下后,杨得志、苏振华纵队……与杨成武纵队及陈正湘纵队同时挺进平汉路。第三步再向正太路进攻。」25日,中央军委复电:「同意先取大同,再取平汉,再取正太,望即部署兵力,夺取应县、怀仁及大同。」罗瑞卿路过晋绥军区时从贺龙处得悉这一情况。8月1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致聂荣臻等的电报,询问:「应县久攻不下,你们对攻大同把握如何?」「如大同久攻不下,其结果将如何,此种可能性应当估计到。」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8月2日,罗瑞卿参加了在阳高举行的由聂荣臻主持的晋察冀和晋绥军区联席会议,研究攻打大同问题。会议确定成立由双方负责人共同组成的前线指挥部,晋绥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任总指挥。罗瑞卿虽然没有参加这一战役的策划,但考虑到这是两军区的联合行动,便同意担任政治委员。在会上,有人提出,攻大同时,在绥远的傅作义可能增援。但大家分析,大同是阎锡山的地盘,不属于傅作义管辖,傅不会全力来救。只要攻下大同,傅就不敢东进。
大同国民党守军楚溪春部虽仅1.9万人,但经长期经营,有坚固工事;大同南面是开阔平原,西、北两面皆是山,山上山下都有明碉暗堡,东面是御河。城墙虽为黄土夯筑,但有七八米厚,易于防守。守军中还有阎锡山收编的数百名日军炮兵,城中粮食、弹药均很充足。攻下大同,并非易事。
8月14日,晋察冀解放军开始总攻大同近郊和4个城关据点。由于兵力不集中,对国民党守军坚固设防的力量估计不足,部队尚无用炸药包进攻敌人工事的经验,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伤亡代价。罗瑞卿发报给晋察冀军区并报军委,认为屯兵于坚城之下,久攻不克,兵力分散(同时围攻大同、应县、定襄诸点),若傅作义增援,不好对付。随后调来晋绥军区三五八旅主力,晋察冀第四纵队十旅撤围应县后亦调至大同前线,以加强攻城兵力。至9月4日,解放军肃清了郊区各据点及北关、西关之敌。蒋介石看到大同即将不保,以将大同划归傅作义管辖的第十二战区为条件,要求傅去解大同之围。傅即派了3万人马兵分三路,从归绥东进,进犯集宁,企图经过集宁增援大同。前指匆忙决定从大同前线抽调三五八旅由张宗逊、罗瑞卿率领北上到集宁打援。
9月5日,傅作义部攻占卓资山后继续东进,10日猛攻集宁;同日晚,张宗逊、罗瑞卿指挥在进攻大同中遭到伤亡而又来不及整补的打援部队将傅作义主力3个师包围于集宁城下,随即向被围之敌展开猛攻。傅部电台被毁,阵势已乱。这时傅作义又派第一○一师增援,于9月12日进至集宁西部的脑包山。前指没有继续围歼集宁城下之敌,而是错误地决定调主力至脑包山求歼傅部一○一师。被围之傅部乘机恢复已失阵地,并由东向西攻击。13日,傅部主力全部集中到集宁城郊。此时,在集宁歼敌已不可能。13日晚,张、罗率领部队放弃集宁。集宁失利,大同不宜再攻;16日,从大同撤围。10月11日,解放军撤出张家口。
傅作义占领了大同后,授意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部新闻处副处长、奋斗日报社社长阎又文起草《致毛泽东的公开电》。阎是中共地下党员,对傅交办的这桩差事感到非常为难,于是将此事向中共组织报告。中共中央指示:替他写,骂得越凶越好。我们可以用作反面教材,激励指战员的斗志。于是,这一篇由阎又文起草、傅作义署名的通电便出炉了,内称:「被包围、被击溃、被消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的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后来,延安《解放日报》将此通电发表,用以从反面激励解放军指战员的士气。
由于大同、集宁战役失利,华北局面陷入被动达半年之久。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解放石家庄,打了翻身仗,但还没有同傅作义部队交手
为了从根本上扭转华北战局,摆脱被动局面,1947年3月,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冀军区在安国分别召开重要会议,明确了今后的作战方针:要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大踏步进退,先打弱敌,调动敌人,集中优势兵力,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
1947年4月15日,罗瑞卿在晋察冀中央局直属干部党员大会的讲话中,总结了晋察冀胜利不足的原因:一、初战未打好。二、未掌握主动权。三、战略上缺乏通盘考虑。四、战役组织工作差。五、政治工作薄弱。
1947年4月9日至5月4日,晋察冀部队发动了正太战役,歼国民党军3.5万人,俘虏第三军第七师少将副师长刘海东和少将师政治部主任袁仲庸,解放县城7座和井陉、阳泉等矿区,孤立了张家口,这对扭转华北战局起了重要作用。
6月,为了便于机动作战,经中央军委批准,在晋察冀军区领导之下,组成晋察冀野战军,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第一政委,杨成武任第二政委,耿飙任参谋长,潘自力任政治部主任。
6月中旬至7月中旬,罗瑞卿和杨得志、杨成武先后指挥了青战役和保北战役。
9月,蒋介石从华北抽调3个师出关增援在东北的国民党军。晋察冀野战军乘机于10月11日派第二纵队围攻徐水,以相机打援。国民党军从涿县、霸县方向来援。晋察冀野战军以第三、四纵队北上阻击,双方胶着于徐水、固城、容城之间。15日,在保定绥署主任孙连仲的督促下,驻石家庄的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率1个师1个团北上,企图南北夹击晋察冀野战军。晋察冀野战军一面以一部伪装主力继续围攻徐水,抗击援军;一面调集主力6个旅秘密兼程南下,将罗历戎部1万余人包围于清风店地区,于22日将其全歼,罗历戎被俘,扭转了晋察冀战局。
清风店一战,国民党第三军半数被歼,石家庄守敌只剩下三十二师1个师。守军因主将罗历戎被俘,人心浮动。10月22日,聂荣臻向中共中央工委提出了「乘胜夺取石家庄」的建议。
10月23日,毛泽东复电聂荣臻等,批准了乘胜夺取石家庄的计画。
11月5日晚,各攻城部队在夜幕下渡过滹沱河,向预定进攻阵地开进。罗瑞卿和杨得志、耿飙乘坐一辆吉普车来到石家庄东南约20公里处的南高营,设立了野战军前线指挥所,并同各攻城部队取得了联系。
11月6日拂晓,各部队在炮火掩护下扫清石家庄外围。7日,急袭发电厂,使敌内外壕沟的电网全部失效;随后立即占领机场,断敌空中通道。8日凌晨,四纵队在城东北主攻方向攻克云盘山制高点。下午,第三、四纵队分别从西南和东北方向突破外市沟。10日,又突破内市沟。到11日晚,野战军已占领大部分街道,12日凌晨,向国民党守军核心工事发起总攻;中午,敌师长刘英被俘,石家庄全部解放,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连成了一片。
然而,到此时为止,罗瑞卿等歼灭的国民党军都不是傅作义的部队。严格地说,他们同傅作义还没有交手。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保北战役,取得对傅作义部队的首次胜利
1947年11月28日,蒋介石在北平主持召开军事会议,傅作义成为国民党军华北的总司令,统一对华北国民党军队的指挥。傅上任以后,一面大量扩编保安部队以代替正规部队守备点线,一面将其嫡系主力第三十五军等部7个师由张家口调至平津之间,连同原驻平津之间的部队,编成3个兵团,采用以主力对主力的战法,以加强对这个地区的控制。
12月2日,晋察冀野战军前委在晋县周家庄召开团以上干部扩大会议,讨论了蒋介石对华北的新部署。傅作义成了晋察冀野战军的大对头。
12月下旬,为配合东北野战军的冬季攻势,晋察冀野战军发动了平汉路破击战,对平汉路各段进行破坏,随后佯攻保定。傅作义急调第三十五军和暂编第三军、新编骑兵第四师、第十六军等部向平汉路北段增援。
傅部进入保定后,晋察冀野战军为使其进一步分散,即以第三纵队进攻涞水,诱其北援。1948年1月11日,第三十五军军长鲁英麟率新编第三十二师和第一○一师两个团由保定乘汽车北援涞水,同时命令在定兴的第一○一师会同新三十二师增援涞水。鲁率部当晚驻扎在高碑店,第二天一早奔向涞水。这一天大雾,鲁的车队开得很慢,沿途不断受到解放军和民兵的袭击。进至拒马河边,鲁命令军部停止前进,又命令新三十二师师长李铭鼎留一个营保卫军部,其余部队过河搜寻。三纵队且战且退,将其引诱至庄町。当晚,鲁命令李撤回拒马河东。李不同意撤。很快,三纵队将其合围,并于12日夜发起攻击,到13日中午,将新编第三十二师大部歼灭,师长李铭鼎被击毙。第一○一师被歼600余人,余部逃回定兴。
在拒马河东的第三十五军军部至此陷入混乱,纷纷上车准备南撤。第一纵队向车队猛攻,击毙第三十五军参谋长田世举,歼敌1.4万余人,鲁率少数骑兵逃向高碑店。鲁青年时代和傅作义是保定军校第五期同学。到高碑店后,鲁给傅作义打电话,傅始终不接。鲁感到无地自容,举枪自杀。
保北战役是晋察冀解放军对傅作义部队的首次胜利。
■认真研究傅作义部队的特点,以宽大机动,迫其分散、疲惫
保北战役后,罗瑞卿和杨得志总结了傅作义部作战的特点。
1948年2月17日,罗瑞卿在晋察冀野战军前委扩大会上说:要「正确认识傅作义,不要轻傅,也不要恐傅。傅比其他敌人有若干不同的特点,也有很多致命的弱点。同其他敌人一样,傅到底是会被我们歼灭的。当然,我们要好好研究傅作义,在对他作每一个具体斗争时,要十分谨慎和重视他。所以说,轻傅是错误的,恐傅也是错误的」。
1948年2月,根据傅作义将其主力集中于平、津、保三角地区,而用保安团队代替主力守备其他地区的情况,晋察冀野战军准备发起察东战役,避实击虚,出击平绥路。23日,毛泽东为军委起草复电表示同意。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出发之前,罗瑞卿、杨得志又研究了傅作义部队的作战特点,并提出应对预案。3月10日,他们致电军委:「在作战中,我尚未解决的一个问题,即我集中,敌亦集中。它以三十个团左右的兵力堆在一起,我割它不开,咬它不烂,总是不好下手。在此种情况下,往往不是打不成,就是打不好。」「此次野战军出平绥线,傅部可能集中三至四个军对付野战军。因此,在战役指导上,我们有意地将五个纵队组成两个拳头,并拟定敌以主力对我一、六纵队时,好打则集中全力打仗,否则该两纵继续引敌向西,主力则乘虚出平张段。敌如以主力出察南,不好打时,我一、六纵队(必要时再加上一个纵队)则一直向绥远挺进,歼灭分散孤立之敌……如此作法目的在于迫敌分散,便我各个击破,力争平绥战役要求。」
3月14日,毛泽东为军委起草复电,指出:「你们只有在宽大机动中大量歼灭敌人,迫使敌人分散配备,才能克服你们遇到的敌人大量集中不利我军歼灭的困难问题。你们机动的范围,第一是整个平绥线包括绥远全省在内,第二是北宁线,第三是平承线,第四是平保线。目前所采出平绥线的方针,应当执行到敌人已经大量集中该线,我军已无好仗可打之时为止。下一步主力的行动,可以出平保线打一二仗,调回敌人主力,然后再出平绥线。你们拟派两个纵队出绥远的计画是很好的,可令该两纵于攻克柴沟堡一线之后,不要停留太久,迅速出绥远,以绥远全境为活动范围。」
3月20日,战役开始。至25日,左翼兵团在平绥线大同至天镇段攻克阳高、天镇、聚乐堡;右翼兵团攻克广灵、蔚县、阳原。傅作义速调第三十五军和暂编第三、四军等部进至张家口地区。左翼兵团继续西进,至4月6日,先后攻克丰镇、凉城、和林格尔等地。傅作义忙调三十五军等部继续西援。野战军前委见傅作义的主力已经西调,东面空虚,决定右翼兵团北上求歼驻天镇、怀安的暂四军主力,因途中遇暴风雨,耽误5小时,暂四军已北撤。右翼兵团共歼灭天镇、怀安的护路部队1000余人。此时,三十五军东返,野战军粮食补给困难,于是结束此役。
这一期间,杨得志、罗瑞卿等继续研究傅作义部队的作战特点。4月4日,他们致电毛泽东,报告他们发现的傅作义部队的作战特点有:一、「在战略战役指导上,他也提倡进攻,提倡运动战(所谓以运动对运动,快速痛打),惯会以大批汽车运兵歼灭战,提倡战术包围,反对战略包围(蒋介石主要错误在此)。提倡集中兵力,所谓运动远出不留营底……不浪费兵力去维持漫长的交通线……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等……」二、「在战术上,进攻时,有所谓一点歼敌(集中火力兵力打一点,集团冲锋等)」。三、「在各兵种协同上,如步骑、步炮、陆空等比较熟练」。四、「在军队组织上,他也有三人战斗小组,有连队政工组,有军人小组会,有立功运动,并鼓励士兵为战友等。这个敌人一年多战争以来损失较小,并在战争初期他还占了若干便宜,因而部队的骄气很盛,瞧不起我们,也瞧不起其他部队」。
4月,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从陕北转移至河北阜平城南庄。四五月间,毛泽东电召罗瑞卿到城南庄,要求野战军去冀东寻找战机,准备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
5月9日,中共中央决定将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个解放区及其党政军机关合并,组成中共中央华北局、华北解放区和华北军区。聂荣臻为华北军区司令员,徐向前为第一副司令员,薄一波为政治委员,罗瑞卿为政治部主任。野战军分为两个兵团,徐向前率领由晋冀鲁豫一些部队组成的第一兵团在山西转战;杨得志、罗瑞卿、耿飙率领的部队编为第二兵团。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罗瑞卿返回前线后不久,第二兵团一分为二:杨得志、罗瑞卿、耿飙率领第三、四纵队过平绥路东进;杨成武率领第一、二、六纵队在平汉路以西。8月间组成第三兵团,进军绥远,迫使傅作义无暇东顾,以配合东北作战。
杨、罗、耿率部东进以后,转战平北、冀东山区,很是疲劳。就在这时,军委命令二兵团转到平绥路作战,以掩护第三兵团西进绥远。
■过平绥铁路,两次掉队都「歪打正著」,傅作义已无力回天
1948年9月初,杨得志、罗瑞卿率领第二兵团挥师向西,8日攻克三河,转入平北山区,拖住傅作义3个军,掩护了第三兵团进军绥远。9月下旬,在平绥路东段开展大规模袭击,至10月15日,相继攻克崇礼、白庙和北平西北方的八达岭、沙城、土木等据点数十处,吸引了傅作义从东西两面快速来援。第二兵团率领第四纵队退回平北山区,但第三纵队被阻断于平绥路南。
在国民党政权行将垮台之际,蒋介石同傅作义密谋,准备走一步险棋,即乘解放军在冀中兵力空虚之际,由傅组织一支快速部队偷袭石家庄,威胁中共中央机关,以求挽回败局。10月23日,傅作义召开军事会议,部署此次行动,决定以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为总指挥,以九十四军和两个骑兵师为偷袭部队;以第三十五军、第十六军两个师和第九十二军一个师为策应部队。为保密,傅此次行动不使用电台。但中共北平地下党很快便掌握此次行动的情报,并向华北军区报告。
中央军委获悉这一情报时,离石家庄最近的主力就是在平绥路以南的三纵队,其次是平绥路北的二兵团部和四纵队。10月25日,周恩来起草致华北军区和二兵团的电报,通报了傅作义的图谋并紧急部署:「七纵主力立即转移至保定以南坚决抗阻南进敌人,以待三纵队赶到会合歼敌……」「杨、罗、耿接电后应立即令三纵受军区直接指挥,于明日起,以五天行程,不惜疲劳赶到望都地区,协同七纵主力作战并指挥之。杨、罗、耿率主力,应相机过路,到后,或直插平涿线破路,或向保定、望都方向随三纵后跟进,视情况再定。」
10月26日,毛泽东为新华社起草了新闻稿,公开揭露傅的企图。同日下午,三纵开始急行军南下,28日到达紫荆关。同日,杨、罗、耿率二兵团主力顺利越过平绥路南下,但殿后的四纵十二旅又被隔断在平绥路北。后来在新保安战役中,这又成为平津战局中的一著好棋。
10月30日,敌害怕被歼,缩回保定,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阴谋破产。第二兵团奉命在行唐地区休整。
11月2日,东北野战军攻克沈阳,东北全境解放。4日,蒋介石电召傅作义到南京磋商,要傅率部南下。但是傅担心蒋借此吞并自己的力量。他估计解放军至少需要3个月才能进关,因此,不愿南撤。蒋又考虑让傅暂守平津,可取得部署长江防线、组织新兵的时间。蒋最后决定固守平、津、张地区,同时确保塘沽出海口。
傅返回北平后立即调整部署,收缩兵力,将其50万军队摆成从塘沽到归绥的长达250余公里的一字长蛇阵,随时准备西回绥远,并摆出一副将要东逃入海的姿态。为了抓住蒋、傅两系在华北的军队,就地歼灭,毛泽东命令东北野战军迅速秘密入关。
24日,毛泽东发出了关于平津战役的指示。按照这一指示,华北三兵团隐蔽东进,于29日向张家口外围发起进攻,以吸引傅作义向张家口增援。华北二兵团则由曲阳北上,于12月1日集中于紫荆关地区待命。傅作义错误地认为东北野战军尚不能入关,于是速运三十五军等部3个师乘400辆汽车增援张家口。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罗瑞卿严肃批评回忆录中不尊重傅作义的提法。傅作义在华北战场上是如何成为罗瑞卿的劲敌的?罗瑞卿与傅作义又是怎样「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呢?
12月4日,毛泽东得悉第三十五军已进入张家口,立即连发3封电报给杨得志、罗瑞卿、耿飙,2时的电报要求「以最快手段攻占下花园地区一线,隔断暂三军与张、宣敌之联系」。16时电报又要求「务以迅速行动,以主力包围宣化、下花园两处之敌,并相机歼灭之……以有力一部隔断怀来、下花园之联系,确实阻止怀来及其以东之敌向西增援」。17时,又致电杨、罗、耿和三兵团杨成武、李天焕,指出:「杨、罗、耿务于明日用全力控制宣化、怀来一段,立即着手构筑向东西两方的坚固阻击工事,务使张垣之敌不能东退。」并要求三兵团固守张、宣间的阻绝阵地。杨、罗、耿立即率部由紫荆关向120公里以外的宣化、下花园前进,同时命令隔在平绥路以北的十二旅会同地方部队在下花园构筑工事,准备阻击敌人,等候主力到来。
5日,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攻克密云,傅作义忙令三十五军迅速撤回北平。
当日,张家口和宣化两地的国民党军为打通联系,在空军支援下,从东、西两面猛攻沙岭子阵地。由于包围张家口的三兵团把防守重点放在西面,守卫沙岭子的第一纵队又正在调整部署,致使第三十五军的400辆汽车于6日突破沙岭子防线,急速东退。当晚,二兵团的第十二旅对三十五军车队进行袭扰,三十五军停止前进,在下花园至鸡鸣驿一带宿营。毛泽东得悉三十五军突破沙岭子防线东逃,立即严令第二兵团迅速占领下花园,阻止三十五军东逃。同时命令华北三兵团重新占领被三十五军突破的防线,严密包围张家口;命令东北四纵队占领怀柔、八达岭一带,切断傅作义部的东、西联系。
7日,第三十五军继续东行,遭第十二旅与地方部队的顽强阻击,进展迟缓。至傍晚,才进至新保安,一天只走了15公里。到新保安后,第十二旅已将新保安以东公路破坏。第三十五军副军长王雷震建议走另一条土路,连夜赶回北平。三十五军军长郭景云不听劝告,决定就在新保安宿营。郭景云十分迷信,认为新保安这个地名十分吉利,住在此地可保证安全。当时,华北第二兵团大部分部队尚在大洋河之南。此时气温已降至零下,河面结了薄冰,附近无桥。为了争取时间,杨、罗、耿带领部队破冰下水,徒涉大洋河,急速前进。7日清晨3时,兵团机关正准备渡河,又接到电报,毛泽东命令他们「全力在宣化、下花园一线坚决堵击」三十五军。杨、罗、耿正打着手电筒传阅毛泽东的电报,作战参谋赶来报告:「三十五军已过下花园,正奔向新保安。」
杨得志说:「马上通知十二旅,不惜一切代价,坚决堵住三十五军,一定要坚持到大部队赶到!」
「同时发报给三纵、八纵和四纵,加快行军速度,拿出拚命的劲头来!」耿飙作补充。
电台迅速发完电报,司令部立即在夜幕中渡过大洋河,向北疾进。
这边,大部队在向北飞奔;那边,被隔在平张路以北的二兵团的第十二旅早在6日在鸡鸣驿附近就同三十五军交上了火。7日,他们同三十五军激战一整天,为兵团主力赶到争取了时间。7日晚,他们撤出新保安,在新保安以东抗击敌人。7日夜,大部队陆续赶到,三纵在西,四纵在东,到8日拂晓,终于完成了对新保安之敌的包围。
三十五军被围后,傅作义派一○四军安春山部由怀来西出,企图接应三十五军,被四纵所阻,转而向南,准备隐蔽绕进新保安,但进至马圈,又被三纵所阻。此时两敌相距只有4公里,但郭景云和安春山始终不能会合。
在九十月间,二兵团两过平绥铁路,两次掉了部队。9月下旬把三纵隔在了铁路南,10月下旬又把十二旅隔在了铁路北。这两次都应当算是失著,但瞬息万变的战场形势却把这两步失著变成了好棋。第一次,被隔在路南的三纵队在阻击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行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第二次,被隔在路北的十二旅在阻止第三十五军东逃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两次失著结果都是「歪打正著」。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偶然性的事件。

  一辆绿色吉普车从延安机场直驶向毛泽东住地。一路上,只见延安秩序井然,到处都是于干净净的。不少地方贴了大标语。老远就能看到那座宝塔,巍然屹立在宝塔山上。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革命景象。很快,吉普车来到了毛泽东窑洞前。

  罗瑞卿下了车,见主席迎了上来,敬个礼,便开口说:“主席身体好!”

  “噢,罗长子啊,你终于来了,我们又有两个月没见面喽!你啊,比过去白了!”

  “嘿,在军调部呆着真没劲,我的心早就飞出来啦!”

  “是哟,你是一个呆不住的人!”毛泽东说:“屋里坐吧!”

  两人进屋后,警卫员倒了杯开水,递了过去。罗瑞卿看到房子里设备简陋,只是床上和桌子上放了许多书。他顺便拿一本,是《孙子兵法》,上面粗粗细细划了不少线,明显不是一次看的。

  “来,坐下,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

  “主席,不要客气!”

  “今天要你来,是想要你于几件大事!”毛泽东说:“来,你看!”毛泽东顺便打开一张地图。

  “这是平汉路,这是正太路,这是同蒲路,这是保定,这儿是石家庄,太原,大同在这儿。我们计划用半年左右的时间,夺取平汉路北段正大路和同蒲路,并相机夺取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四城,使晋察冀、晋绥、晋冀鲁豫解放区连成一片。为此,中央要求你们首先出击平汉路,消灭一些弱敌,扫除一些据点,首先和冀中连成一片,再伺机攻城,你看怎么样?”

  我看这样行,先打弱敌,武装自己,再长一下战士们的士气!好长时间没打仗了!”

  “有什么困难?”毛泽东望着罗瑞卿。

  “困难,还是有的,不过我们有信心克服!”

  “好,罗长子,凭你的个子也能撑住半个天。这回就看你的了!”主席一边笑着说,一边拍了一下罗瑞卿的肩膀。说罢,便伸出大手,与罗瑞卿紧紧地握在一起。罗瑞卿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从窑洞里出来后,他恨不得马上就飞往晋察冀。

  罗瑞卿从延安返回晋察冀后,率领晋察冀野战军进行艰苦的作战,歼灭了敌人大量有生力量,为晋察冀转入大反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7 年3 月。罗瑞卿在安国主持召开高于会议。

  会上,罗瑞卿认真地总结了经验,提出了在军事上要继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在政治上,以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政治工作。

  这次会议后,军区部队开展了新式整军运动,加强纪律性,增强团结,开展热火朝天的练兵运动。战士们苦练杀敌本领,大大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1947 年春,华北野战军转入大反攻。

  1947 年4 月9 日,正太战役开始。

  在华北野战军司令部的指挥下,各纵队相互配合,采取了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主动出击,调敌运动。因而这次战役取得辉煌胜利。5
月4 日战役结束。

  “报告政委,正太战役已全线结束。”一位参谋说。

  “战况怎么样?”

  “共歼敌三万五千人,俘虏两个少将,解放县城七座。”

  “好,命令部队要休息一下,再继续战斗。”罗瑞卿说。

  “这一下,晋察冀和晋冀鲁豫可以连成一片了!”耿飚说。

  “好,要多和他们联系,多向他们学习。我们虽然取得一些成绩,但与兄弟军区部队相比,差距不小,我们整师整团歼敌还不够,俘获的将领还不多。部队要谦虚谨慎,反对骄傲轻敌!”

  后来,朱德总司令得知正太战役胜利结束时,称赞罗瑞卿是“此间优秀干部。平时训练,战时指挥,均能胜任。”

  1947 年6
月,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晋察冀野战军,杨得志任司令员,罗瑞卿任第一政委,耿飚任参谋长。

  1947 年10 月,清风店战役打响。

  10 月11
日,野司先派二纵围攻徐水,以伺机打援。果然,国民党军从涿县、霸县方向来援。野司随派三纵四纵北上阻击。双方激战于徐水、固城、容城之间。15
日,在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催促下,驻石家庄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率一个师又一个团北上,妄图南北夹击华北野战军。该敌孤军北上,有利战机出现了。野战军以一部伪装成主力,继续围攻徐水,一面又抽调六个旅,兼程南下,于19
日将敌一万余人包围在清风店地区。22 日发起总攻, 终于被全歼。

  22 日下午。野战军司令部。

  “报告,敌军长罗历戎失踪。”

  “一定要找到他,他算是我的师兄。他在黄浦军校就读过,比我早一年。

  我倒想会一会他。”罗瑞卿说。

  “千万不要让他跑掉!”杨得志补充说。

  又过了一会儿,独立八旅旅长徐德操来到司令部。

  “报告罗政委,罗历戎找到了!”

  “哦,在哪儿的?”

  “他穿着普通的服装,伪装成士兵,被我认出来了!”

  “哈哈,这个罗历戎,还会化妆!对了!快叫他到司令部来!”

  聂荣臻、罗瑞卿等亲自接见了罗历戎,对他做了很多的思想工作。罗历戎被俘后,野战军司令部决定乘胜攻击,拿下石家庄。

  石家庄又叫石门,是平汉、正太、石德三条铁路的枢纽是国民党华北地区战略要地。国民党在日寇构筑工事的基础上,连年加修,使石家庄碉堡林立、沟渠纵横、明堑暗壕密如蛛网。敌人在石家庄设了三道防线,共有六千多个碉堡。敌人以为凭借这些碉堡,就可以使石家庄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敌人吹嘘说:“共军一无飞机,二无坦克,国军凭着工事可坐守三年。”对此,罗瑞卿胸有成竹,但又沉着冷静:攻克石家庄既有有利条件,又有不利因素。一方面,经过几个战役后,石家庄四周均是解放区,石家庄成为孤岛。

  加上敌人主将被俘,我军士气旺盛。但另一方面,清风店战役后,蒋介石又把驻在保定的第三野炮营和保定绥署独立团空运到石家庄,加强了守城力量。石家庄设防坚固,我军没有先例可借鉴。因此,拿下石家庄绝非易事。

  为了夺取攻城胜利,罗瑞卿和野司其他领导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一是战前政治动员,激励士气。二是组织战役侦察,进一步摸清敌情。

  1947 年10 月31 日,野战军司令部在安国召开了旅以上干部会议。

  朱德总司令出席了这次会议。他说:“我们现在打仗,没有勇气不行,夫战,勇气也。但是光有勇还不行,还要有谋,勇谋结合,才能多打胜仗。

  现在敌人缩守在城里,凭借他们手里的机枪与暗堡与我们作对。因此,我们要重视学习技术,机智巧妙地与敌人战斗。这就叫勇敢加技术。”

  罗瑞卿说:“刚才朱总司令已经作了指示,我们的部队,在作战中,的确有不重视技术的倾向。我们务必要克服这一倾向。只有依靠技术,我们才可以减少伤亡,减少作战损失,多打胜仗,我们现在攻打石家庄,要积累技术经验,以后,我们还要攻打保定、太原、天津等更多的城市。因此,希望同志们把朱总司令的要求传达下去。以连为单位,苦练杀敌本领,争学杀敌技术。”

  随后,杨得志对各纵队各旅进行了具体的部署。

  1947 年11 月6
日拂晓,华北野战军万炮齐发,猛轰石家庄外围。在炮火掩护下,各部队轻易地扫清了石家庄的外围。敌人全部退守城内。

  罗瑞卿坐镇指挥。正在这时,朱德从冀中军区打电话过来:“喂,我是朱德!”

  “总司令,我是罗瑞卿!”

  “噢,瑞卿啦,战斗怎么样啦?”

  “战斗正在紧张进行。昨日已扫清了外围,今天,三纵正在攻打机场,四纵正在争夺云盘山,伤亡也不小。”

  “你们要注意攻城技术,要鼓励部队用新技术攻城。要组织大批担架,抢救伤员,要再接再厉,一鼓作气。尽快拿下石家庄,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啊!”

  “是,请总司令放心,我们一定在一周内拿下石家庄!”罗瑞卿坚定地说。

  放下话筒后,罗瑞卿立即指示:“刘参谋,快,迅速把朱总司令的指示传达到各部队,要通知到每个战士。并通知各部队,注意作战技术。”

  “是!”刘参谋出去了。

  1947 年11 月12 日凌晨,野战军各纵队向城内核心工事发动总攻。

  当日中午,生俘敌三十二师师长刘英,全歼守敌两万四千人,石家庄全部解放。

  至此,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了一片。石家庄是解放军攻克的第一座较大的城市。朱德称赞说:“攻打石家庄是我军夺取大城市的创例!”

  石家庄战役结束后,部队稍加休整,又进行了新的战斗。

  1947 年12
月,晋察冀野战军为了配合东北野战军冬季攻势,发动了平汉路破击战。对保定至涿县段,北宁路黄村至魏善庄段进行了大破击,随后佯攻保定。

  这天,野战军司令部正在讨论作战事宜。

  “报告,傅作义已调其主力三十五军和暂编第三军、新编骑兵第四师等部,向平汉路增援,现已进入保定。”

  “哦,那保定敌人的实力已经很强了。”杨得志说。

  “必须想办法迫使敌人分散开来,这样才能获得战机。我看啊,可以派一个纵队进攻保定北面的涞水,诱其北援,然后再聚而歼之,诸位看怎么样?”罗瑞卿说。

  “完全可以!”耿飚参谋长应答说。

  于是派第三纵队进攻涞水。

  果真,第三十五军军长鲁英麟率新编三十二师和一○一师两个团开始北援,并向庄町方向攻击。

  “命令三纵的第五旅先阻击一段时间,然后再放开,将其合围。”罗瑞卿火速下达了任务。

  1948 年1 月12
日,华北野战军发起总攻,一举将新编三十二师大部歼灭。同日,第一纵队在罗瑞卿亲自率领下攻击敌人在北义安和温辛庄之间的汽车辎重,击毙三十五军参谋长田世举,歼敌两万余人。晋察冀野战军又取得了一个辉煌的胜利。

  不久,杨、罗、耿率领的野战军被编为华野第二兵团。中央军委要求二兵团到冀东作战,配合东北。杨、罗、耿率部秘密东进,连克棒子镇、丰润、昌黎。二兵团四纵在西乘机围攻古北口,使傅作义东西不能兼顾,调敌于奔波之中。二兵团大踏步地迸退,往来于艰苦的山区。不少人滋长了害怕艰苦的思想。

  1948 年9 月2 日,罗瑞卿在排以上干部大会上作动员。

  罗瑞卿说:“现在有人害怕艰苦,想回冀中,可是,现在我们还不能回去,现在,东北野战军正在关外大打,要把那里的敌人就地歼灭。因此,我们要配合老大哥,拖住傅作义,不让他派兵东援。我们马上又要开往热河与察哈尔交界处。那里环境更艰苦,但这正是为了多打胜仗啊!我们要有一往无前的精神,敢于克服一切困难,你们说是吗?”

  罗瑞卿一席话,引得大家阵阵掌声,大家都感受到了一种力量。

  1948 年9 月,杨、罗、耿率二兵团挥师向西,攻克三河,转入华北山区。

  1948 年11 月4 日,南京,蒋介石卧室。

  “作义兄!”,老气横秋的蒋介石语调低沉,“看来,东北已危在旦夕了,下一步就是你们了。我看华北也是保不住的,你不如趁早撤出平津,水陆两路南下吧!也可以增强我徐州的力量,现在邓小平他们在徐州搞得我们很紧。你来这儿,也可增强东南防务力量。我们以长江为屏障,看共军能把我怎么样。你来这儿,也可任东南行政长官,呃,你看怎么样?”

  “总裁,不要紧张。”傅作义说:“我还有五十万大军,有美式装备的王牌军。出则能战,入则能守。够共军对付一阵子的。东北共军至少要三个月后才能入关,光靠华北的共军,量他也不能把我怎样。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万一不行,我再作考虑,或者去绥远,或者从天津南下。”

  “也好,你在北面紧紧地拖住共军,我在南方加紧部署长江防线,组织新兵,看共军能把我们怎么样!”蒋介石说着,又开始嘘起来。

  “不过,”蒋介石眉头一皱又说,“天津的塘沽很重要,保住了塘沽,就保住了生命线,要死守!”

  “我派陈长捷在那儿,他能守住的!”

  “那好,就看你的了”蒋介石说着,把手伸了过来。

  傅作义很快飞向北平。刚到北平,就立即进行新的调整与部署,收缩兵力,缩短战线,把其五十万军队摆成从塘沽到绥远一千余里的一字长蛇阵,随时准备东逃或西窜。

  1948 年11 月中旬,西柏坡。中央军委会议室。

  “主席,傅作义已把他的军队摆成长蛇阵,东从塘沽,西至绥远!”周恩来说。

  “他们是想随时向东或向西逃跑。”朱德说,“如果让他们跑了,那以后就困难喽!”

  “那就要就地歼灭!”毛泽东一挥手斩钉截铁地说。

  “赶快电令东北野战军秘密入关。华北一兵团停攻太原,三兵团停攻绥远!”

  “这样,傅作义就有个想头了!”周恩来说。

  “北平傅作义的力量很强,有美式装备的三十五军。傅作义很骄傲呐!”

  朱老总说。

  “华北三兵团抽调一部,可向张家口进击,那里离北平近,傅作义肯定要增援的,然后再和二兵团合围打援,你们看怎么样?”

  “我看可以!”周恩来应答说。

   年11 月29
日,华北第三兵团,向张家口发起了攻击,吸引傅作义增援。傅作义认为东北野战军还没有入关。北平也无大的妨碍,便派其王牌三十五军三个师乘四百辆汽车,增援张家口,并占领了万全和宁远堡,气势十分嚣张。毛主席得知三十五军增援张家口,立即给二兵团发电。

  罗瑞卿司令部。

  “报告,中央军委急电!”

  罗瑞卿接过一看,上写:

  务以迅速行动,以主力包围宣化、下花园两处之敌,并相机歼灭之..以有力一部隔断怀来、下花园联系,阻止怀来及以东之敌向西增援。

  杨得志很快在地图上查找到了有关地点。

  紧接着,中央军委又来电:

  务于5
日用主力控制宣化、怀来一段,立即着手构筑向东西两方的坚固阻击工事,务使张垣之放不能东退。

  “立即电令隔在平绥路北的十二旅会同地方武装,在下花园构筑工事,阻击敌人,等候主力到来。”杨得志命令道。1948
年12 月5 日。北平傅作义司令部。

  傅作义正躺在睡椅上,闭目养神。

  “报告!”

  “进来!”

  “司令,东北共军已经入关,并占领了我密云,看来北平“哦?”傅作义大吃一惊,立即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地图,摸摸头说:“共军真快啊!”

  “这可能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