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语旧事之难至节见,皮肉之见的因由

威斯尼斯人
难至节见 nan zhi jie jian 患难与共、肝胆相照 明争暗斗、假仁假义、诡计多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钩心斗角 《藏书、名臣传、肥义》:“且夫贞臣也难至而节见,忠臣也累至而行明。” 只有大难当头时,才能显出人的节操,常比喻人们对国家对民族的忠贞。 大难当头时,就显示出有些人是难至节见,而有些人却是假仁假义。 这一天,好友李大夫来到家中,对肥义十分诚恳地说:“主父封次子何为王,而封长子章为安阳君。这样做,那安阳君是一定不会服气的。安阳君,身壮志骄,对其弟早有怨恨之心了。他的党羽又多。而且,新近主父又派田不礼去辅佐他。那田不礼,刚愎自用,知进不知退,他与安阳君在一起,过不了多久,必然要生事。说不定哪一天,他俩就会起来谋害惠文王与主父。你是主父的旧臣,又是辅佐惠文王的相国,位置高,权势重。安阳君与田不礼一旦起事,会首先把仇恨的刀矛对准你的胸膛。受害的,也必然首先是你。有道是:智者防患于未然。为了逃避他们君臣父子争权夺势的这场灾祸,依我看,你不如从起就称病在家,闭门不出,而把所担承的国事都推给他人去办理。只有这样,你才能安然无恙。请你接受我做为老朋友的这一片由衷之言吧!” 肥义摇摇头,说:“昔日,主父曾嘱咐过我,要我对他与惠文王永远不要改变忠心,直到老死。主父的话,我一字句地记在了心里,并曾当面表示,一定要那样去做。今日,我怎能因为害怕安阳君与田不礼的谋害而好改变对主父和惠文王的忠心呢?我绝不能这样做。俗言说得好:如果是贞臣,难至而节见,只有国难当头时,才能显出他的贞操;如果是忠臣,累至而行明,只有担承重任时,才能表明他的品行。你适才的一席话,自然是为我好,我谢谢你的好意。可我实在是不能照着你的话去做。我……” 说着说着,肥义激动起来。而且,他的一片贞臣之言,还使李兑很感动。李兑说:“好了,我是劝不了你的。今后,你自己就多加保重吧!” 说罢,李兑脸上流着两行敬佩与惋惜的热泪,告辞而去。
皮肉之见 pí ròu jhih jiàn 井底之蛙、鼠目寸光、寒腹短识、虱处裈中、斗筲之人、管窥蠡测 深谋远虑、目光如炬、高瞻远瞩、明察秋毫 景德传灯录菩提达摩:“达摩欲返天竺,乃命门人曰:『时将至矣,汝等盍各言所得乎?』时门人道副对曰:『如我所见,不执文字,不离文字,而为道用。』师曰:『汝得吾皮。』尼总持曰:『我今所解,如庆喜见阿阁佛国,一见更不再见。』师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皆空,吾阴非有,而我见处无一法可得。』师曰:『汝得吾骨。』最后慧可礼拜后,依位而立。师曰:『汝得吾髓。』” 比喻所见所得很肤浅。 这是我的一点『皮肉之见』,请大家多指教。 灯录是介于僧传与语录之间的一种文体,为禅宗首创。与僧传相比,它略于记行,详于记言;与语录相比,它撷取语录之精要,又按照授受传承的世系编列,相当于史籍中的谱录。它实际上是禅宗思想史。 收入《大正藏》的《景德传灯录》为元延祐三年重刻本,与明藏本略有不同。延钓本书首有杨亿序;元希渭《重刊景德传灯录状》;西来年表,起南齐建元元年,止于隋义宁二年,以叙说帝王世系为主,间及达磨等人行历。中有“旧本传灯云”等语。卷九之末附唐裴休集《黄檗希运禅师传心法要》。卷末有杨亿寄李维书,叙其师承始末;南宋绍兴二年长乐郑昂《跋》;天童宏智和尚《疏》;绍兴四年左朝奉大夫刘斐《后序》。这些均为明本所无。此外,部分卷目稍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