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尼斯人郑叔詹据鼎耳而疾号,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威斯尼斯人

文公诛观状以伐郑,反其陴。郑人以名宝行成,公弗许,曰:“予我詹而师还。”詹请往,郑伯弗许,詹固请曰:“一臣可以赦百姓而定社稷,君何爱于巨也?”郑人以詹予晋,晋人将烹之。詹曰:“臣愿获尽辞而死,固所愿也。”公听其辞。詹曰:“天降郑祸,使淫观状,弃礼违亲。臣曰:‘不可。夫晋公子贤明,其左右皆卿才,若复其国,而得志于诸侯,祸无赦矣。’今祸及矣。尊明胜患,智也。杀身赎国,忠也。”乃就烹,据鼎耳而疾号曰:“自今以往,知忠以事君者,与詹同。”乃命弗杀,厚为之礼而归之。郑人以詹伯为将军。

○忠勇

威斯尼斯人,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左传·庄公》曰:齐侯田于贝丘,坠于车,伤足丧屦。反,诛屦於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走出,遇贼于门,劫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而出斗,死于门中。

又《文公上》曰:战於殽也,晋梁弘御戎,莱驹为右。战之明日,晋襄公缚秦囚,使莱驹以戈斩之。囚呼,莱驹失戈,狼瞫取戈以斩囚,禽之以从公乘,遂以为右。箕之役,先轸黜之而立续简伯。狼瞫怒。其友曰:”盍死之?”瞫曰:”吾未获死所。”其友曰:”吾与汝为难。”瞫曰:”《周志》有之,勇则害上,不登於明堂。死而不义,非勇也。共用之谓勇。吾以勇求右,无勇而黜,亦其所也。谓上不我知,黜而宜,乃知我矣。子姑待之。”及彭衙,既陈,以其属驰秦师,死焉。晋师从之,大败秦师。

又《宣公下》曰:楚围宋,宋人告急于晋。使解杨如宋,使无降楚,曰:”晋师悉起,将至矣。”郑人囚而献诸楚,楚子厚赂之,使反其言,不许,三而许之。登诸楼车,使呼宋人而告之。遂致其君命。楚子将杀之,使与之言曰:”尔既许不谷而反之,何故?非我无信,女则弃之,速即尔刑。对曰:”臣闻之,君能制命为义,臣能承命为信,信载义而行之为利。谋不失利,以卫社稷,民之主也。义无二信,信无二命。君之赂臣,不知命也。受命以出,有死无霄,又可赂乎?臣之许君,以成命也。死而成命,臣之禄也。寡君有信臣,下臣获考死,又何求?楚子舍之以归。

又《成公上》曰:鞍之战,齐逢丑父使公下,如华泉取饮。郑周父御佐车,宛茷为右,载齐侯以免。韩厥献丑父,郤献子将戮之。呼曰:”自今无有代其君任患者,有一於此,将为戮乎!”郤子曰:”人不难以死免其君,我戮之不祥,赦之以劝事君者。”乃免之。

又《昭公二十年》曰:初,齐鼻见宗鲁於公孟,为骖乘焉。将作乱,而谓宗鲁曰:”公孟子不善,子所知也。勿与乘,吾将杀之。”对曰:”吾由子事公孟,子假吾名焉,故不吾远也。虽其不善,吾亦知之。抑以利故不能去,是吾过也。今闻难而逃,是僣子也。子行事,吾将死之,以周事子。”齐氏用戈击公孟,宗鲁以背蔽之,断肱,以中宗鲁之肩,皆杀之。

《国语》曰:晋文公诛观骈胁之状以伐郑,(郑复敕曹观公骈胁之状,故见伐也。)郑人以名宝行成,公不许,曰:”与詹而师还。”(詹,郑大夫叔詹伯也。)詹请往,郑伯不许,詹固请曰:”一臣可以赦百姓,君何爱!”郑人以詹与晋人,晋人将烹之。詹曰:”臣欲尽辞。”而公听其辞。詹曰:”天降郑祸,使淫观状。臣曰:不可。夫晋公子贤明,若使复国,而得志於诸侯,祸不赦矣。今祸及矣。尊明胜患,知也。杀身赎国,忠也。”乃就烹,据鼎耳而疾号曰:”自今以往,忠以事君者,与詹同!”乃不杀。厚为之礼而归之。

《史记》曰:汉之三年,项王围汉王於荥阳。汉将纪信说汉王曰:”事已急矣,请为王诳楚,王可间出。”於是汉王夜出女子荥阳东门被甲二千人,楚兵四面击之。纪信乘黄屋车,傅左纛,(季斐曰:纛毛羽幢在乘与车衡。)曰:”城中食尽,汉王降。”楚军皆呼万岁。汉王与数十骑从城西门出,走城皋。项王烧杀纪信。

《汉书》曰:莽何罗(本姓马,明帝马后恐其先人有反者,易曰莽也。)与江充相善,及充败卫太子,后上知太子冤,乃夷灭充宗族党与。何罗玖虐,遂谋为逆。金日磾视其志意非常,心疑之,阴独察其动静,与俱上下。何罗亦觉日磾意,以故久不得发。是时上行幸林光宫,(服虔曰:甘泉一名林光。臣瓒案:林光本秦离宫,在甘泉。)日磾小疾卧庐。何罗矫制发兵。明旦,上卧未起,何罗从外入。日磾心动,立入卧内户下。须臾,何罗袖白刃从东厢上,见日磾,色变,走趁卧内欲入,行逆触宝瑟,僵。日磾得抱何罗,因傅曰:”莽何罗反!”上惊起,左右拔刃欲格之,上恐并中日磾,止勿格。日磾投何罗殿下,得擒缚之,穷治皆伏辜。

《东观汉记》曰:王郎遣将攻信都,信都大姓马宠等开城内之,收太守宗广及李忠母妻子,皆系狱,而令亲属招呼忠。时宠弟从忠为校尉,忠即时召见,责数以背恩反城,因格杀之。诸将皆惊曰:”家属在人手中,杀其弟,何猛也!”忠曰:”若纵贼不诛,则二心也。”上闻而美之,谓忠曰:”今吾兵已成也,将军可归,救老母妻子。”忠曰:”蒙明公大恩,思得效命,诚不敢内顾宗亲。”

又曰:信都反,为王郎所置信都王捕系邳彤父弟、妻子,使为手书呼彤曰:”降者封爵,不降族灭。”彤涕泣报曰:”事君者不得顾家。”

又曰:张步攻耿弇,时上在鲁,闻弇为步所攻,自往救之。未至,陈俊谓弇曰:”虏兵盛,可且闭营休士,以须上来。”弇曰:”乘舆且到,臣子当击牛酾酒以待百官,反欲以贼虏遗君父耶?”乃出大战,自旦及昏,复大破之。后数日,车驾至临淄,自劳军也。

范晔《后汉书》曰:温序,字次房,太原人。为护羌校尉。行部至襄武为隗嚣别将苟宇等所劫。宇谓序曰:”子若与我并威同力,天下可图也。”序曰:”受国重任,分当效死,义不贪生,苟背恩德。”宇等复晓譬之。序素有气力,大怒,叱宇等曰:”虏何敢迫胁汉将!”因以节挝杀数人。贼众争欲杀之。宇止之曰:”此义士,有死节,可赐以剑。”序受剑,衔须于口,顾左右曰:”既为贼所迫杀,无令须污土。”遂伏剑而死。

《英雄记》曰:王允诛董卓,卓部曲将李傕、郭汜不自安,遂合谋攻围长安,城陷,吕布奔走。布驻马青琐门外,招允曰:”公可去乎?”允曰:”若国家社稷之灵,上安国家,吾之愿也。如其不获,则奉身以死之。”

《汉杂事》曰:景帝时,吴楚七国反,齐孝王狐疑,胶西济北二国围齐。齐使路中大夫於天子,还报曰:”坚守!”比至二国围齐数重,无从入,二国与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汉已破。”大夫许之。至城下望见齐王曰:”汉已发兵百万,使太尉周亚夫击破吴楚,方引兵救齐,齐必坚守。”二国诛之。

《魏志》曰:许褚从征袁绍於官渡,徐他等谋为逆,以褚常侍左右,惮之不敢发。伺褚休下日,他等怀刀入。褚至下舍心动,即还侍。他等不知,入帐见褚,大惊。褚觉之,即击杀他等。太祖益亲信之。

又曰:诸葛恪围合肥新城,城中遣士刘整出围傅消息,为贼所得,拷问所傅语,贼谓整曰:”诸葛公欲活汝,汝可具服。”整骂曰:”我当必死为魏国鬼,不苟求活,逐汝去也。”终无他辞。又遣使郑像出城傅消息,恪遣骑寻迹,得像归。面缚绕城,令整、像大呼,言大将军已还洛,不如早降。像更呼城中:”大军近在围外,壮士努力!”贼以刀筑口,不使得语;遂大呼,令城中闻。诏追赐整、像爵关中侯。

又曰:王修,字叔治,北海人。魏国既建,为大农郎中令。徙为奉常。其后严才反,与其徒属数十攻掖门。修闻变,召车马未至,便将官属步至宫门。太祖在铜爵台望见之,曰:”彼来者必王叔治也。”相国锺繇谓修曰:”旧京城有变,九卿各居其府。”修曰:”食其禄,焉避其难?居府虽旧,非赴难之义也。”

又曰:诸葛诞为镇东将军,杀杨州刺史乐綝,据寿春反。遣司马昭征之,斩诞。诞麾下三百人不降,昭令曰:”不降皆斩!”众咸曰:”愿从诸葛公,死不恨矣!”每斩一人,诸人颜色不变。时人谓之后代田横。

《蜀志》曰:邓艾伐蜀,遣书诱诸葛瞻:”若降者,必表为琅琊王。”瞻怒,斩艾使。遂战,大败,临阵死,时年三十七。众皆散。瞻长子尚与瞻俱殁。

又曰:先主奔荆州,曹公追之。先主弃妻子走,使张飞将二十骑距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我张益得也,可来共决!”无敢近者。

又曰:严颜,巴郡人。益州牧刘璋使颜守巴郡,刘备入蜀围成都,璋出降备,诸郡皆伏,惟颜守而不屈。使将张飞攻巴郡,生擒颜,呵曰:”汝见将军至,何得不降,今逆战乎?”颜曰:”卿等无状,夺我州,我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飞怒,令左右斩之。颜曰:”斫头便斫,何怒耶!”飞壮其忠节,释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