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斯尼斯人诗词歌赋鉴赏,泊杨子岸

威斯尼斯人 1
威斯尼斯人

【泊杨子岸】

鲍溶诗鉴赏

鲍溶

生平简介

才入维扬郡,

鲍溶,初为隐士,后客居他乡。

乡关此路遥。

泊杨子岸

林藏初霁雨,

鲍溶

风退欲归潮。

才入维扬郡,乡关此路遥。

江火明沙岸,

林藏初霁雨,风退欲归潮。

云帆碍浦桥。

江火明沙岸,云帆碍浦桥。

客衣今日薄,

客衣今日薄,寒气近来饶。

寒气近来饶。

古代的下层文士,为了求得一官半职,经常要奔走他乡,辗转飘泊。据元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记载,鲍溶“初隐江南山中避地,家贫苦,劲气不挠。羁旅四方,登临怀昔,皆古今绝唱。..卒飘蓬薄宦,客死三川。”这首诗,就是他“羁旅四方”途中所作的“绝唱”之一。

【鲍溶诗鉴赏】

题作“泊杨子岸”,据首联“才入维扬郡,乡关此路遥”看来,作者应该是离开“江南避地”北上,路过扬州杨子县,夜泊津渡而写下此诗的。“维扬郡”,即扬州。因为《书·禹贡》有“淮海惟扬州”的话,而在《毛诗》中,凡《尚书》中的“惟”字都写作“维”所以“维扬”就成为扬州的代称。杨子,县名,属扬州。隋末杜伏威曾置戍守于此,名杨子镇。

古代的下层文士,为了求得一官半职,经常要奔走他乡,辗转飘泊。据元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记载,鲍溶“初隐江南山中避地,家贫苦,劲气不挠。羁旅四方,登临怀昔,皆古今绝唱。..卒飘蓬薄宦,客死三川。”这首诗,就是他“羁旅四方”途中所作的“绝唱”之一。

唐高宗末期,废镇置县,因镇为名。地处长江与大运河之交,为南北交通枢纽。“杨”字,后通作“扬”。首联是说,刚刚离开隐居之地不久,来到杨子县津渡;沿着运河北上,家乡便越来越远了。诗人一开篇就强调这种背井离乡的感触,给全诗抹上了一层凄迷低回的色调。首句的“才”字与二句尾的“遥”字,两相呼应,下得极有分量:才入维扬,就感到乡关已远,那么日后路途中的心境如何,不就可以想象得到了吗?

题作“泊杨子岸”,据首联“才入维扬郡,乡关此路遥”看来,作者应该是离开“江南避地”北上,路过扬州杨子县,夜泊津渡而写下此诗的。“维扬郡”,即扬州。因为《书·禹贡》有“淮海惟扬州”的话,而在《毛诗》中,凡《尚书》中的“惟”字都写作“维”所以“维扬”就成为扬州的代称。杨子,县名,属扬州。隋末杜伏威曾置戍守于此,名杨子镇。

入题即抒发浓重的离情,简洁明快,一下子就把读者的情绪调动起来,起法高妙。颔联描绘所见之景。“林藏初霁雨”意谓,雨后初晴,两岸的树木都被雨水洗刷过,远远望去,树色郁郁葱葱,一片苍翠。着一“藏”字,意蕴丰富:雨既停止,天已放晴,若去寻找雨的踪迹,只能从树叶树枝挂着的水珠上见出分晓,这就是所谓“初霁雨”了。但诗人并非在近处来看单棵树木,而是远望一片树林,而大片树林所挂的水珠是无法辨清的。只能看出那一团苍翠的、湿漉漉、雾濛濛的大概罢了。如此可见“藏”字下得极妙。“风退欲归潮”,意思是说,雨晴风起,风吹江面,因为下雨而新涨的潮水已开始减退。这就形象地描绘出风吹潮涌的景观。而雨后风起,又为结句的“寒气”作了铺垫。这两句所写两岸树木及江潮的景观,紧紧把握住雨霁初晴的特征,意象鲜明,诗意清新。

唐高宗末期,废镇置县,因镇为名。地处长江与大运河之交,为南北交通枢纽。“杨”字,后通作“扬”。

颈联描写津渡的夜景。“江火明沙岸”,写入夜之后,周围的景物已模糊不清,只有江上的渔火闪烁浮动,照亮了沙岸。唐人诗中写江上渔火,颇多名句,如:“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杜甫《春夜喜雨》)“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张继《枫桥夜泊》)。“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张祜《题金陵津渡》。等等,意境之美,各有千秋。“江火明沙岸”的意境近于杜诗,而着意还在于“明沙岸”,从而引起下句“云帆碍浦桥”。诗人借助渔火之光,突然发现,近岸的桥下停泊的船只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密集如云。一个“碍”字,形容船多所造成的拥挤感,准确生动地刻划出杨子码头处于水运交通枢纽地位的特征。

首联是说,刚刚离开隐居之地不久,来到杨子县津渡;沿着运河北上,家乡便越来越远了。诗人一开篇就强调这种背井离乡的感触,给全诗抹上了一层凄迷低回的色调。首句的“才”字与二句尾的“遥”字,两相呼应,下得极有分量:才入维扬,就感到乡关已远,那么日后路途中的心境如何,不就可以想象得到了吗?

尾联“客衣今日薄,寒气近来饶”,写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诗人枯坐舟中,衣衫单薄,更觉雨后的江风寒气侵人肌骨,不胜其寒。“客衣”,点出作者的游子身份;“薄”字写出生活的困窘;“客衣”之“薄”与“寒气”之“饶”形成鲜明对比,且有因果关系,突出了诗人羁旅途中的艰辛,隐发飘泊失意之叹。两句似对非对,意味深永。

入题即抒发浓重的离情,简洁明快,一下子就把读者的情绪调动起来,起法高妙。

 

颔联描绘所见之景。“林藏初霁雨”意谓,雨后初晴,两岸的树木都被雨水洗刷过,远远望去,树色郁郁葱葱,一片苍翠。着一“藏”字,意蕴丰富:雨既停止,天已放晴,若去寻找雨的踪迹,只能从树叶树枝挂着的水珠上见出分晓,这就是所谓“初霁雨”了。但诗人并非在近处来看单棵树木,而是远望一片树林,而大片树林所挂的水珠是无法辨清的。只能看出那一团苍翠的、湿漉漉、雾濛濛的大概罢了。如此可见“藏”字下得极妙。“风退欲归潮”,意思是说,雨晴风起,风吹江面,因为下雨而新涨的潮水已开始减退。这就形象地描绘出风吹潮涌的景观。而雨后风起,又为结句的“寒气”作了铺垫。这两句所写两岸树木及江潮的景观,紧紧把握住雨霁初晴的特征,意象鲜明,诗意清新。

威斯尼斯人 1

颈联描写津渡的夜景。“江火明沙岸”,写入夜之后,周围的景物已模糊不清,只有江上的渔火闪烁浮动,照亮了沙岸。唐人诗中写江上渔火,颇多名句,如:“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杜甫《春夜喜雨》)“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张继《枫桥夜泊》)。“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张祜《题金陵津渡》。等等,意境之美,各有千秋。“江火明沙岸”的意境近于杜诗,而着意还在于“明沙岸”,从而引起下句“云帆碍浦桥”。诗人借助渔火之光,突然发现,近岸的桥下停泊的船只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密集如云。一个“碍”字,形容船多所造成的拥挤感,准确生动地刻划出杨子码头处于水运交通枢纽地位的特征。

      洞仙歌

尾联“客衣今日薄,寒气近来饶”,写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诗人枯坐舟中,衣衫单薄,更觉雨后的江风寒气侵人肌骨,不胜其寒。“客衣”,点出作者的游子身份;“薄”字写出生活的困窘;“客衣”之“薄”与“寒气”之“饶”形成鲜明对比,且有因果关系,突出了诗人羁旅途中的艰辛,隐发飘泊失意之叹。两句似对非对,意味深永。

        苏轼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水殿风来暗香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